非橙勿念

我只记得你(唐鳄 温馨向)

PART 2
在一个天气十分美好的晚上,克洛克达尔看着窗外明亮的月亮,不禁思绪万千。其实,
说是思绪万千,其实也就是因为一件事不对,是一个人——唐吉可德·多弗朗明哥。【我当初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给自己找了个麻烦回来,当初直接撂倒唐吉可德自己的地盘不是更好,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算了,不想了,睡觉。】然后,把大衣脱下,躺到了自己的床上,准备睡觉。结果,克洛克达尔一闭眼,脑子里全部都是关于唐吉可德的画面,怎么甩也甩不掉。【该死,怎么脑子里全是那只死火鸡】在克洛克达尔想翻身继续睡的时候,却发现身体动不了了。紧接着,一双手臂从克洛克达尔的背后环了上来,然后抱住。“嘶~”克洛克达尔被凉了一下“唐吉可德,你想干什么!”“小鳄鱼,能不能让我抱着你睡,阿拉巴斯坦的夜晚太冷了。”“你……”这一回,打断他的,是来自背后轻微的呼吸声——唐吉可德睡着了。【睡着了?没失忆前我怎么没见过他睡得这么神速的?】克洛克达尔一边想着唐吉可德失忆前和自己睡觉的种种,一边转身。当克洛克达尔彻底转过身去的时候,唐吉可德已经睡熟了。可以说这是克洛克达尔第一次看到唐吉坷德的睡颜:棱角分明的脸、高挺的鼻梁、嘴角微微弯起,摘掉眼镜之后露出来的睫毛在轻微的颤动着。整张脸看起来,让克洛克达尔觉得很孩子气。说句实在的,从他知道唐吉可德失忆后,唐吉可德所做的每一个动作都很孩子气,无论是从海军本部回来的路上一直让自己抱着他,还是回到阿拉巴斯坦后就一直粘着自己,自己不用钩子把他赶回去,他就绝不放手。甚至在七武海在一起聚会的时候,唐吉可德不让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碰,虽然他没失忆以前也这样,但是,失忆以后,这种现象变得特别的明显。我是不是可以把这理解为——孩子般的占有欲?停,什么占有欲。不对,我干嘛要想关于他的事情?算了,睡觉。

然后,在克洛克达尔又想翻身睡觉的时候,嗯,出了一点小问题,就是,因为唐吉可德抱得太紧的原因,没办法翻身,沙化也没法用,你问为什么?看看,头发都还是湿的。所以,老板理所当然的开始在小唐的怀里挣扎起来。唐吉可德好像错怪了老板的意图,以为克洛克达尔想要离开他,于是下意识的将手臂收得更紧,所以,就在克洛克达尔马上就翻过身去的时候,又被带了回去,而且,这一回,连动都成为了问题。一个又一个鲜红的十字路口踏着愉快的脚步来到了老板的头上,定居了下来(啊呸,文艺去死)。【唐吉可德·多弗朗明哥!!!】抬头,克洛克达尔又一次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脸上会出现害怕的样子?怕我离开他吗?】此时,唐吉可德的眉头紧蹙、嘴角没有了刚才的弧度,脸上的表情感觉好像是丢失了心爱的东西,双手死死地抓着克洛克达尔,就怕他离开。“唉。”克洛克达尔将手环到唐吉可德的背后,拍了拍,唐吉可德的表情才恢复正常。然后,因为没法翻身,所以,老板就抱着唐吉可德睡了。貌似,这一觉,好像挺甜的。

第二天,当罗宾准备去克洛克达尔的办公室问今天的安排的时候,竟然碰见了破天荒的一幕。办公室里,唐吉可德一直在对克洛克达尔进行各种干扰,而克洛克达尔,竟然没有把唐吉可德赶走,而且一点也不排斥。等到罗宾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还是感觉一阵的不可思议。【果然今天应该看黄历的】然后,一切照旧,只不过,巴洛克工作室的人都觉得今天的工作比以往的都轻松,有几个人跑去问罗宾是怎么回事罗宾的回答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在以往唐吉可德来的时候,发生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只占百分之四十。

罗宾说的是:“老板今天的心情,应该很好吧。”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