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橙勿念

我只记得你(唐鳄)温馨向


PART 1

唐吉可德失忆了。这个消息让整个伟大航路都震惊了,而唐吉可德失忆的原因,竟然是在去海军本部开完会准备回来的时候被偷袭了。当克洛克达尔知道这个消息后,一脸的不可思议:“那只火鸡竟然因为被偷袭而失忆了。开国际玩笑吧!”“克洛克大人,准确来讲唐吉可德大人是因为被偷袭后头部遭到重创而失忆的。”海军派来的小兵一脸严肃地对克洛克达尔说。然后下一秒,他就被沙子埋了。“我知道,别废话。”随后,克洛克达尔就自己去找唐吉可德了。
当克洛克达尔到达唐吉可德的所在地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画面:一堆人在那里战战兢兢的和唐吉可德玩游戏,还要时时刻刻提防着唐吉可德耍阴招;另外的一堆人看着他们玩游戏,然后浑身抽搐,其中甚至包括鹰眼,虽然鹰眼只是眼角和嘴角抽了几下,但这也足以让克洛克达尔震惊了。在克洛克达尔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下一秒,唐吉可德看见了他,于是张嘴来了一句:“小鳄鱼,你来看我吗?我好高兴!”然后就开始粘着克洛克达尔。当然了,唐吉可德迎来的自然是老板那金光灿灿的钩子,然后,两人就开始了,搏斗(?)克洛克达尔边打边向旁边的人说:“你们确定,这只死火鸡失忆了?”“确定。”“那向我解释一下现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还记得我。【并且像往常一样粘着我】”老板的头上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十字路口。“克洛克大人,根据检查报告显示,唐吉可德大人是选择性失忆,也就是说,他现在所记得的都是自己永远也无法忘掉的来自于内心深处的记忆。”“内心深处永远无法忘掉的记忆?”“对”旁边那个拿着检查报告的人说。终于,唐吉可德累了,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歇了,克洛克达尔停下来,问:“现在怎么办?”“既然他只记得你一个人,那在他恢复期间由你来管好了。”“为什么”十字路口一个又一个。“比较方便。而且,他应该只记得你这个人,对于你想的那些不好的东西或者动作,应该不会出现吧。所以他归你了”“你们……”克洛克达尔话还没说完,一阵烟飘起,再一睁眼,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交友不慎】老板在心里默念道,随后认命的向唐吉可德的房间走去。“喂,死火鸡,醒醒,走了。”床上的人翻了个身,继续睡。“醒醒!”还不理,接着睡。一个、两个、三个……OK,十字路口是一个非常有爱的装饰品。(低气压~低气压~)“唐吉可德·多弗朗明哥,给我醒过来。”随后,一钩子砸在了多弗朗明哥的身体上。(至于为什么不是头上呢?是因为刚才医生在走之前说多弗朗明哥头上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如果攻击的太厉害的话就会导致永久性失忆,无论记忆深刻不深刻都会忘掉,也正是因为如此,老板才没有攻击唐吉可德的头部。当然,我们可以理解为老板是舍不得自己老公再受伤然后把自己也忘了而下意识没有攻击头部。)于是,多弗朗明哥彻底被这一钩子砸醒了。“痛,小鳄鱼你谋杀亲夫啊。小心我死了,你以后守寡啊!”克洛克达尔听见这话直接又是一钩子,不过这回克洛克达尔却没有打到多弗朗明哥。【该死,身体动不了了。这该死的能力。】“呋呋呋呋呋——小鳄鱼,你在干吗啊,真要谋杀亲夫啊。”“跟我回去。”“什么?”唐吉可德脸上闪过一丝错愕“小鳄鱼,你刚才说什么?”“我说,跟我回家。”“真的?”“我不想说第三遍。”然后,抬脚就往大门走去,“等等我。”克洛克达尔看见了什么?唐吉可德脸上竟然有害怕的表情【我不是眼花了吧,他会害怕?】然后克洛克达尔眨眨眼,再看唐吉可德,这种表情已经消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一定。】
然后,他们就住在了一起,接着,就开始了一些故事。,一些让人难以想象的故事。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