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橙勿念

【静临】Melty Heart |Fin|

夢見る宇宙:









周六的上午,折原临也是被一阵门铃声吵醒的。




他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在同居人怀里蹭了蹭咕哝道:“小静去开门。”被蹭的家伙鼻音浓重应了声“嗯……好。”后习惯性地把放在对方背上的手臂紧了紧,接着睡。




两分钟后,门铃声又响了起来。




折原临也彻底醒了,他想用脚把对方踹醒却发现自己像柔软的蚌肉一样被人罩在密不透风的蚌壳里,这还不止,他这一动,对方的两条长腿更是直接压了上来,活活把他禁锢起来不得动弹。




“我说啊小静,你不想起来倒是让我起来啊。”折原临也放弃挣扎了,他把额头顶在对方硬邦邦的胸膛上无奈地叹气,“都快五分钟了。”




金发男人睁开眼睛,一低头就看到胸口蠕动着的黑发旋即用下巴向下按了按,又轻轻吻了下对方柔软的发旋,接着他感到自己的腰侧被狠狠戳了一下。




“这么早的话就该是快递了,放在门口也可以啊。”




“你都醒了所以快点去。”折原临也终于从金发男人的怀里爬了出来,他甚至把整条被子都踹到脚下去了,“还是你不介意我就这么去开门,”临也用手指着自己从脖子一直向下蔓延开去的各种痕迹,末了还用脚后跟在对方两条长腿上蹬了蹬,“嗯?”




平和岛静雄觉得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他有十分充分的理由把眼前的跳蚤按在床上直接办了,就在他把这想法付诸实践的前一秒,门铃再次响了。




最终他在折原临也的又一波眼刀攻击下不得不披上家居服跑去开门。




快递员本想向等得自己快要海枯石烂的签收人抱怨一下却正面遭遇了对方的迷之低气压,结果抱怨的话就变成了勉力吞咽下去的口水。倒霉的快递员将一个大纸箱塞进对方怀里要了签名后匆匆下楼了。




金发男人把纸箱放在卧室门口,斜倚在门框上看着折原临也双臂支在床上做出一番要爬起来的样子,下一秒却一头扎进了枕头里,甚至还保持着弓着身子蜷在床上的姿势。




标准的鸵鸟式啊临也老弟。如此评断的金发男人收敛了爬到唇边的笑意甩甩脑袋来到阳台上,天气还真是有够冷的啊,他点起烟不由觉得冬天到底还是来了。




烟抽到一半的时候听到客厅里传来一阵拖沓的脚步声,又过一会果不其然自己的后背挨过来一个不小的热源。




“早餐早餐,别抽了我好饿。”




“这就去做这就去,”平和岛静雄绞着烟含混不清地说着,“回餐厅等着这里冷。”说着反手在对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你最近是不是长肉了啊跳蚤?”




不出意料地自己马上挨了轻飘飘的一脚,一扭头看到跳蚤怒气冲冲的样子,心情突然变得十分好。




本来是想用小刀把这张讨厌的脸戳烂的,结果刚起床手边根本没那玩意儿,想着至少踹他一脚泄愤结果腿又非常不争气地抬不了这么高,就不该昨天晚上和那个人形兵器打赌!最后他只好继续用眼刀杀人,奈何初冬的冷风真不是他这鏖战一夜的人能扛得住的,在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后情报贩子最终忿忿然退回了餐厅。




“我说啊冰箱里可是要见空了,”金发男人扎着围裙煎着鸡蛋,略略偏头瞟到跳蚤埋首于pad前露出的一小截黑发。“待会去超市?”




“嗯。”情报贩子聚精会神地盯着显示屏头都没抬一下。




简单吃完一顿早餐,两个在周末通常选择蜗居的家伙不得不出门购物了。昨晚东京迎来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折原临也望着漫天的雪突然觉得无聊,最近都没有什么委托也没有什么有趣的人类进入他的视野,于是当他看到晚归回家的同居恋人时,他想到的是他总算有个能恶作剧的人了,他就跟对方打赌说今天做的时候喊停的一方接下来一个月都要老老实实听对方的话。




结果呢?自然而然并且是毫无悬念的……惨败了。




他在第四轮时就彻底睡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本来他觉得就算小静体力过人三轮下来应该也会累了自己绝对稳赢……结果他再次高估了自己的实力。最后他已经是近乎哭着求饶了不过上了兴致的怪物完全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在最后射过一次之后他彻底昏睡过去了。




折原临也望着身旁一脸神清气爽的金发男人觉得人生真是太苦了,他悲观地觉得就算是正被一群可爱的人类包围的现在也不能治愈他心灵的创伤了。他正走神却感到对方牵着他的那只手紧了一下,“过马路时别走神。”




他没好气地嚷了句“啰嗦死了谁走神了你这草履虫”还是赶紧加快了步子跟了上去。




说起来小静即使冬天也不会穿太多呢,一年四季不离身的酒保服外面只不过多了件稍有厚度的呢料风衣就算过冬装备了。他缩了缩脖子觉得人和人的体质果然不一样,特别还是怪物一样的小静,果然不能用常人标准来判断。周六的街上到处都是出来购物的女孩子和约会中的情侣,等红灯的时候,身旁也都是挤作一团的叽叽喳喳的女孩子,金发男人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和发色自然吸引了不少目光,折原临也撇撇嘴直接靠在了对方的手臂上,正抽烟的男人歪歪头看向他,“怎么了?”




“太冷了。”他抽抽鼻子环顾了一圈发现周围的女孩子们果然不少都用手捂住了嘴,看样子窃窃私语的内容也是从单纯的花痴变成了对两个男人之间关系的臆测,真是有趣的反应,我可爱的人类。他挑挑嘴角彻底把对方的右臂抱住了,“还有,走慢点。”




绿灯亮起时他朝着身后的女孩子摆了一个可爱的鬼脸就蹦蹦跳跳地抱着恋人的手臂向前跑了起来。




虽然跑到街对面他就呲牙咧嘴起来,不过有什么关系,中二病的发作本来就不分场合地点。他才不管他是不是奔三人士呢,却丝毫不觉自己这不是中二病而是熊二病。




平和岛静雄望着蹲在糖果货架前的折原临也陷入了深思,他在考虑为什么有人都快三十了还是对这种小孩子的零食甚为执着,想到跳蚤大概会以“小静也快三十还在喝牛奶难道还一心想当巨人吗”来反呛自己就觉得,算了还是别提吃糖会长肉的事儿了。




结果手推车里就多了好几大包不同品牌的草莓味糖果。




“好了我们该去买鸡蛋还有面粉——”




“好了小静我们接下来去买特调咖啡——”




手推车就这么在两个向着相反方向拉拽的人之间停住了。




“……好,咖啡。”金发男人抓抓头发认命地调转方向,反正来之前他就想好了,跳蚤只要不惹出大乱子他就心满意足了。他就完全没想起那个他已经打赢的赌。




折原临也就又开始一罐接一罐地挑起了咖啡豆,在金发男人看来每一罐都差不多他就不懂到底有什么可挑的,可是折原临也却能摆出资深咖啡师的架子把不同产地的咖啡豆品评的头头是道。




不都是咖啡豆么。他倚在一旁的货架上看着折原临也拿着两个罐子陷入了纠结。




“喂小静,”对方朝他招了招手,“你过来下。”




“啧,干嘛?“




“你看选哪个?“




伸到眼前的是两罐连包装都很神似的咖啡豆。




“选左边那个。”他看了一眼随口说着。




“什么嘛小静根本没仔细看过嘛。”对方瞪了他一眼,继续纠结。




而金发男人在盘算着怎么才能把跳蚤弄到食物区去,于是他又说,“选右边。”




“为什么啊。”




“右边那罐上面印着的那只猫很像独尊丸。”平和岛静雄都佩服起自己扯谎和联想能力了。




“那买左边这罐。”对方不再犹豫轻轻松松把咖啡豆扔进了购物车。




平和静雄扶额,那句女人心海底针就是骗人的,明明是跳蚤心海底针才对。不过这才正常,跳蚤要是那么好懂他也不用和对方打了差不多十年架了。




结果真正买必须的食物的时候总共没花上十分钟。




出超市门的时候,天上又飘起了清雪。折原临也将毛茸茸的兜帽戴在了头上,不停地向手上呵着气。金发男发偏过头看着跳蚤瑟瑟发抖的样子突然想起了什么。




“在这等我,别乱跑。我马上回来。”




紧握着自己的那只手离开了。好冷啊。折原临也把帽子紧了紧,饶是如此冷风还是嗖嗖地钻到脖子里,呜哇真是冷得过分。直到脖子上落下了一个重量,他一回头看到金发男人正站在身后给他系着围巾。




“你实在太怕冷了啊,跳蚤。”金发男人一边略略弯腰给比自己矮上一头的恋人整理着围巾。暖色的眸子映着自己冻得微微发红的脸和簌簌飘落的清雪,啊,雪落到里面会化的吧。




打结OK。金发男人满意地点点头拉起对方打算走结果对方却迟迟没迈开一步。




搞什么啊突然间,金发男人莫名其妙地回转身,“跳蚤?”




“啊……没什么,走吧。”他摸了摸围巾,跟了上去。




超市买来的便宜货,还是很暖和的嘛……虽然没交握的双手传来的温度高。




晚餐过后折原临也躺在沙发上玩pad,他非常满意刚刚品尝到的七分熟的菲力牛排,自从和小静同居以来好像已经很少去西餐厅了啊。他想着扭过头看着厨房里忙碌着的金发男人,突然想起早上送来的快递还没拆。




于是他把纸箱搬到客厅里拆了开来,原来是之前订购的战国Basara3和Wii到了。他麻利地把主机和电视连接好,连好手柄时刚好金发男人清理工作也完成了。




“要一起吗?”他朝金发男人眨眨眼。




“嗯。”




于是两个人就盘着腿坐在地毯上打起了游戏,期间互相吐槽着对方技巧如何如何地不成熟和拖后腿,又吐槽了下坑爹的新平台和剧情。折原临也就说你看笔头和甲斐的红衣武士终于还是闹分手了,金发男人就瞥了他一眼说你哪里看出那是闹分手,折原临也就说小静情商太低根本就看不懂。好好好看不懂,倒是临也老弟你能不能快点跟上你看我这又被三成追上索命了你不能阻止下这个虐菜的开始吗。折原临也就说那怎么能怪我,明明这就是系统bug。




最后打着打着折原临也就开始犯困了,他想一定是因为昨天折腾了一夜没睡好,随手扔了手柄他看也没看就一头朝身旁倒了下去。




金发男人只好放下手柄,跳蚤准确无误地一头扎进了自己怀里。这到底是何等的精确度啊,他想着轻轻把怀里的人捞起来抱在怀里,啊啊还真的比以前重了点了,这家伙。他看着对方安静的睡颜,没来由的想起了松鼠,把所有吃的都藏好留着过冬吃的松鼠。




这家伙也是松鼠吧,冬天会变得更贪吃。




他把对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接着转身出去收拾客厅里的游戏机。




等他回到卧室对方几乎缩成了一个球,他拉开被子在缩成一个球的恋人身旁躺下了。似乎感觉到热源的靠近,球形的某人翻了个身直接滚进了对方怀里,接着伸开手脚像树懒一样缠到对方身上。




“晚安,临也。”金发男人在对方耳边轻轻说着关掉了床头灯。




怀里的家伙耳朵动了动,舒服地咕哝了一声。




啊啊,好温暖,像太阳一样。




心都要融化了的温度。




他像是向日葵般,努力地把近在咫尺的太阳抓得更紧了。




















FIN




2014.12.01




晚安小伙伴们。











评论(1)

热度(141)

  1. 非橙勿念夢見る宇宙 转载了此文字